【首席观察】倪光南院士布道江西 期待国产软件“芯”火燎原

播放新闻    2019-06-23

总访问:2768次 今日访问:9次

【导读】联想公司“柳倪”龟兔赛跑的故事,20年后有了答案。是非散尽,云淡风轻。在江西南昌湾里区一个叫罗亭的小镇,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中国第一所软件职业大学留下了他的“先锋”思考。


作者 | 首席记者 谢永芳




倪光南的“先锋”往事


80岁的倪光南穿着白色衬衣,身材清瘦挺拔,走路生风,有着与年龄不相衬的精气神。6月18号,他作为江西软件职业技术大学的名誉校长,为2900名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这一天,也是这所学校升格为本科后,更名大学的日子。

“倪光南”这个名字是在中兴和华为事件发生后再度火爆,跃入公众视野的。25年前,倪光南作为联想公司创始人、公司总工程师,力主研发国产软件,与公司另一创始人,时任总裁柳传志发生了路线之争。走技术路线还是品牌路线?在"市场派"和"技术派"的争斗中,倪光南出局。

此后20多年里,倪光南作为中科院计算机所研究员,一直没有放弃研发自主产权操作系统和芯片的梦想。2000年到2002年期间,倪光南操盘,率领“国家队”,聚合一众企业,开始自研芯片和操作系统布局,以期打造全新的中国IT产业核心框架。

由于种种原因,这次轰轰烈烈的“先锋”行动在辉煌开局后,以系统生态的困难与溃败告终,留下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唏嘘往事。

直到今天,“缺芯少魂”依然是中国信息产业发展的痛点。PC端架构在微软的Windows上;移动端,谷歌的安卓和苹果的IOS系统在中国建立了根深叶茂的生态体系,形成了深度用户依赖。人们一度遗忘“倪光南”,遗忘“核心技术必须自主可控”,直到特朗普发布禁令,华为被“断供”,倪光南的主张才被证实具有前瞻性。

“我没有觉得委屈,世界自有它的客观规律。”倪光南目光温和。

倪光南参加工作时,中国刚刚有了第一台计算机。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外对大型计算机实施禁运,为服务“两弹一星”等重要任务,中科院专门成立计算机研究所,目标就是制造中国自已的大型计算机。

倪光南见证了计算机从无到有,从仿制到自行设计自行制造的过程,“建国初期遭技术禁运,是人家不让你摆脱贫困落后;今天被发达国家卡脖子,是人家害怕你发展超越。”

“我们不要有什么幻想,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不管情况如何变化,中美争端不是简单的贸易战,而是阻止中国取得高科技优势,对中国进行战略遏制。我们唯一的出路,要靠自主创新来突破封锁,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


▲倪光南院士接受记者采访




“中国芯”的真实家底


那么,经过多年发展,中国芯片技术和产业目前究竟处于一个怎样的水平?在以“核心技术必须自主可控”为主题的报告会上,倪光南和江西的大学生们分享了他的观点。

“目前,中国网信领域技术和产业平均水平居世界第二,我们的长板在互联网应用和人工智能、大数据、5G、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我们短板在基础软件和芯片。”

2018年,中国软件业的产业规模为63061万亿元,基本反映了中国软件内需市场的规模。

在全球前10家市值最大的ICT企业中,美国有6家,中国占据3席(华为、阿里、腾讯)。中国软件人才的规模也日益壮大,2016年,中国软件从业人员就达到了855.7万人,其中76.5%的为本科或硕士学历。

倪光南认为,中国可能会出现工程师红利,取代渐逝的人口红利,在目前的时间窗口,强大的软件产业和丰富的软件人才资源将为中国软件业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同时,必须正视的是,自主版权的软件和平台系统缺位,这是中国‘制造强国’战略实施的最大软肋。

“我们一年芯片进口二三千亿美元,比石油还多,用几百亿搞研发,十年八年可能就上来了。工业软件作为智能制造的重要基础和核心支撑,可以作为研发的着眼点。比如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美国Cadence、Mentor和Synopsys三家公司把全世界的软件工具控制了。

关于打造CPU芯片和操作系统,倪光南认为中国企业应该向华为学习,努力提高对开源的贡献。倪光南预测,未来RISC-V很可能发展成为世界主流CPU之一,形成Intel、ARM、RISC-V三分天下的格局。

“最近,作为全球最大的代码开源社区,Github更改了用户协议,新协议显示,其服务器及用户上传的信息要接受美国法律监督,这意味着,必要时Github可以禁止向华为提供一切代码资源。这一动向的影响需要进一步评估。” 虽然八十岁了,但倪光南一年有一半以上时间在外面出差,密切关注着行业最新动态。


▲倪光南院士与谢永芳




江西软件业“无问西东


倪光南和江西软件行业有着特殊的缘份。

先锋软件集团董事局主席陈苏这样形容俩人的初次会面:“2000年的某一天,我被信息产业部赛迪中心的龚晓峰博士拉去,听了倪光南院士关于发展国产软件、建立我国自主软件和集成电路体系的报告,当场就被院士的激情和远见卓识所感动,立志要为中国国产软件的崛起做一番事业。”

彼时,先锋软件年营收过亿,跻身公路收费软件中国领军企业,创始团队成员离实现财务自由指日可待。这次会面成为先锋的转折点。

陈苏回到南昌后开始二次创业,先锋成为全国第一个加入了国产软件联盟的公司,然而,伴随国产软件经历滑铁卢,陈苏和其他四十多家企业与倪光南一道,经历了巨大的阵痛。

国产软件能不能上去不是钱的问题,是人才的问题,有底子和生态体系的问题。痛定思痛,2003年,先锋创建了江西第一所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当年列入全国35所示范性软件高职院。此后16年,先锋投入15亿,没有做房地产,没有去赚快钱,专注于软件人才培养,成为中国第一所软件职业技术大学,全国首批15所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改革试点学校。

“这是一部艰难的创业史,也是中国软件技术、信息产业发展的缩影。”在学校更名仪式上,陈苏在致辞时热泪盈眶,一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当时整个中国软件业的环境并不好,在这种艰难环境,他们有这种志向,来振兴中国软件产业,并能够坚持,令人感动。”倪光南每年都会来学校,与毕业生们交流,又是一年毕业季,同学们争相与院士合影留念,15年,从这里走出去学生已经达到近三万名。

“华为鸿蒙系统面世的话,意味着在安卓生态体、苹果生态体之外,将出现一个华为体,这是国产软件的历史机遇,类似一系列历史性变化,昭示着一个更加艰巨而伟大的事业盛装开启,一条更加光明同时更为漫长的征程已在脚下铺展。”陈苏的理想是,用20年时间,在江西建成国际一流的软件职业技术大学。”


|编辑:曹林

|责编:谢永芳

|审核:朱林   

|监审:龚荣生   张龙

|文章来源:江西视听头条





▲2000年的某一天,陈苏听完院士的报告,辗转找到了院士,两人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2004年4月28日,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同志会见了来昌参加先锋软件学院名誉院长受聘仪式的中科院李衍达院士、中国工程院倪光南院士,对两位院士大力支持江西的软件职业技术教育表示欢迎和感谢,并详细了解了先锋学院的建设进展情况


▲中科院院士李衍达、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先锋软件公司



十余年来,在院士的指导下,先锋承担了“基于国产LINUX的政务领域构建库”等12项国家重大国产软件产业化项目,成为了振兴发展我国国产软件的主力军。图为国务院信息办常务副主任曲维枝出席先锋政务通软件研发应用情况汇报会


▲倪院士每一年都会到学校讲座




▲倪光南院士与江西软件职业技术大学师生合影






学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先锋创客小镇       邮编:330041

电话:0791-83792966     传真:0791-87709377   ©2015 Ahead   赣ICP备13005365号-2